何怀宏、倪梁康:关于良知的通信

  • 时间:
  • 浏览:0

  梁康兄:你好!

  最近读到你刊于《中国学术》首辑的长文:《良知:在“自知”与“共知”之间》,你在文中对欧洲哲学中"良知"概念的型态内涵与历史发展做了细致的梳理,也对我的《良心论》提出了批评。我认为这是一篇充沛教益的论文,比如说文中对于"con-"等前缀的除了"共"与"同"、还有"自"或"同",即行为者同时意识到人及的行为之义的说明,以及以苏格拉底为例提出"真理与多数"的问題,都有很有启发性的。而导致 分析这篇文章对我的论著提出了批评,我当然就更为得益,它促使我重新反省人及的观点。全都我很感谢你的批评,并我想要在此作一宣告,并希望你你这个 互动能把.我歌词 引向或多或少重要的、需要深入讨论的问題。我还有有4个私下的愿望,却说 希望在.我歌词 目前的学术界,除了端正学风和澄清立场的批评之外(这诚然是很有必要的),还能同时多有深入学理的学术批评、以及认真的宣告和讨论。

  不过,在讨论更引人入胜的问題以前,我就要先就你对我的观点提出的具体批评作两点澄清。

  第或多或少是涉及要怎样看待良心理论在西方思想史上的地位问題。你在第五节中写到:"何怀宏先生在《良心论》(第12-13页)中比较中西哲学中的良心概念而得出结论说:儒学自始至终'重视对内心道德世界的开发'(原文实为'内心道德意识',另此段着重号皆为我所加--何注),而'西方思想家则远没办法 把对良心的探讨置于没办法 重要的地位'。你你这个 结论显然含高 '混淆概念'的痕迹。导致 分析,导致 分析仅仅讨论'良心'概念你你这个 ,即最狭窄意义上的良知,也却说 我所说的'道德义务意识'、'道德责任感'、没办法 它在中国哲学、即使是在儒家心学中也难说是占有中心地位;而导致 分析讨论的是对'良心'的宽泛理解,即我所说的'道德意识',没办法 ,它在西方哲学史上当然也占有重要地位。"

  导致 分析我在原文中明确说是"道德意识",全都这里的概念应该说是很清楚的,并无"混淆"之嫌。至于西方思想家是都有把对你你这个 作为"道德意识"的良心的探讨,置于像在中国儒学尤其心性一系中那样重要的地位,则可再作探讨,而即便没办法 那样重要的地位,却说 等于.我歌词 就重视对内心道德世界的开发",导致 分析还全部都还可不可不可以有另外的开发法律依据--当然,兄导致 分析都有你你这个 意思,但这里的不全部的引文确实容易使读者得出另4个的印象,全都当我写到"良心很少在西方思想家那里成为其哲学思考的中心。"以前的下一段,我又写到:"西方人都有其深刻的终极关切和热烈的精神追求,然其基点都有固定在良心的概念上。" (《良心论》,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13页)

  我迄今以为我的你你这个 判断还是都还可不可不可以成立的,导致 分析,即便就在你的文章中所征引的较多地论述过良心的西方思想家、这类黑格尔、康德、海德格尔那里,"良心"的概念也没能说在.我歌词 的哲学(甚至还都还可不可不可以缩小到道德哲学)中指在中心地位,"良心"的概念常常却说 .我歌词 的思想体系中的有4个过渡性环节。西方较推崇良心的思想家有巴特勒、卢梭,而.我歌词 导致 分析无须属于西方思想史上最重要的哲学家之列(如巴特勒);导致 分析良心的论述仍非系统(如卢梭),因此,在.我歌词 所论的良心之上,也还有上帝或神。故而你你这个 地位根本无法与良心理论在中国思想史上取得的地位和影响相比。全都,从良心理论导致 分析也欠缺以判断整个西方道德哲学近代以来发展的趋势。

  第二点澄清是涉及到要怎样理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你你这个 普遍伦理中的地位问題。你在第七节中写到:"何怀宏先生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视作一门'底线伦理学'的最后防线(《良心论》,第416页以前),你你这个 作法实际上是把伦理学的最后法律依据建立在有4个第二性的'人为美德'基础上,导致 分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无非是有4个根据第一性恻隐法则进行理性推理所得的结果。由此大致都还可不可不可以得出,一门普遍主义的伦理学无法找到更为深入的道德基础。"

  说实话,我乍一看了这段话不得劲感到突兀,导致 分析不要再再另4个表述,我倒是说过"底线伦理"是"最后防线"。我在那里却说 说:"用中国的语汇,你你这个 底线也许都还可不可不可以最一般地概括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良心论》,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419页)。换言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却说 对"底线伦理"的你你这个 概括性表述,因此还是你你这个 落入第二层次即自我意识或践履层次的表述,而非第一层次即普遍原则层次的表述,它还保留着"人"、"己"导致 分析说"你"、"我"的称谓,而有4个普遍原则是不容许有你你这个 第一或第二、第三人称的称谓的。在我看来,中国古代儒家的你你这个 表述诚然很伟大,但我与其说是把它视作对你你这个 指在底线的普遍道德原则的证明和基础,而毋宁说它是对你你这个 原则的卓越体会和概述。导致 分析说这其中也含高 着证明,你你这个 证明也是欠缺的,更深更广的证明,还需要到或多或少地方去寻找。我考虑对于普遍伦理的论证都还可不可不可以是多方面和多路径的:当然要主要依靠理性,但却说 排斥感情、直觉、经验、乃至由经验凝结起来的历史传统和文明。因此,普遍伦理并都有把人及的最后法律依据建立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上,由此说"一门普遍主义的伦理学无法找到更为深入的道德基础"你你这个 结论似乎也下得没办法 快。

  当然,以上所涉及的两点导致 分析还是相对下皮 、不同理解或表述的问題,更深、也更有意思的方面是我和你对良心撰述的深度1不同、选者不同,所关注和强调的问題也就不同。正如你在文章中一开始英文英文英文就谈到的,你难能可贵对"作为你你这个 道德自识"的良知作专门的论述,导致 之一在于非要赞同我的普遍主义伦理学观点(或按兄最近的信中所言更确切地说,你都有要反对你你这个 普遍伦理,却说 不赞成由"良心"或"良知"的概念切入)。你"试图以欧洲哲学'良知'的型态因素与历史发展为例,说明'良知'在总体趋向上与其说是'共知',不如说是'自知',与其说是普遍主义的,不如说是个体主义的。"但导致 分析从你在作为主要举证的康德、黑格尔乃至海德格尔来看,我还是颇怀疑近代以来的西方哲人学否确实指在着另4个你你这个 "总体趋向"。

  我难能可贵要从"良心"的概念切入你你这个 普遍主义的的底线伦理学,现在回忆起来,导致 分析有不止有4个导致 ,甚至包括看似偶然的导致 ,比方说当时直接受牟宗三《心体与性体》一书的刺激而思写作,当然,放长眼光,牟的心性儒学也恰好是近百年来儒学从康有为侧重外王、到熊牟又侧重向内圣发展的有4个过程的终点,你你这个 过程在你你这个 意义上又重复了近两千年儒学也是从汉儒的侧重外王、到宋明儒的侧重内圣的过程,而我认为,且不谈时代与社会的严重挑战,即便仅从学理上说,你你这个 过程也到了应有一转折的以前了。也许西方的心灵今天很有必要重返"内圣",而当代中国人的思想却非要不首先重视"外王"。

  你你这个 思想的创制要花费都有容易摆脱自身所属的时代和历史的既定思想遗产,因此"接着说"("转着说"、"反着说"也都有你你这个 "接着说")导致 分析也更促使思想的连续发展。全都,当时从"良心"的概念切入也确实有想利用你你这个 些思想的遗产之意,另外,也想试试导致 分析还可不可不可以从内在的方面转出你你这个 普遍主义的底线伦理,导致 分析会比直接诉诸客观普遍性更有意义,当然也导致 分析更困难。此外我要花费还有另4个你你这个 梦想,即导致 分析能使康德的实践理性与亚当·斯密的道德感情结合起来导致 分析会很有意思,而在中国的儒学中的确有另4个的资源。

  你认为我在《良心论》中关于欧洲良知概念发展的论述中仅仅注意到了"良知"概念的"共知"方面,而忽略了它的"自知"方面。我确实是强调"良知"的"共知"方面,这与我的整个书的主旨有关,即旨在作你你这个 使中国传统的良知理论面向现代社会的理论转化工作,以期为建构你你这个 中国非要不进入的"现代社会"的伦理体系做一尝试。全都,它都有要提供对西方良知概念和理论的你你这个 系统全面的阐述,西方良知理论的发展在此却说 在"绪论"中作为有4个参照系来叙述。你你这个 每段甚至都有为这本书专门写的,却说 利用了我早先写的一篇题为"良心"的文稿增补而成,细心的读者当能看出"绪论"在风格和语气上都和正文或多或少不同。

  当然,即便书的主旨什么都没办法 系统考察西方的良心理论,却说 能违反和扭曲西方"良知"概念和理论的原意,但我就我想要的论述与你你这个 原意并无违拗。在你你这个 点上,我就要引用你人及的研究成果来说明。你在列举从古希腊罗马到休谟的"良知"概念以前说:"它们不仅都含高 '知'的词干,因此都还含高 '同'、'公'或'合'的前缀。它含高 另4个的含义,即:人的知识是对真理的参与和共有,因此,'良知'全部都还可不可不可以是指你你这个 .我歌词 同时具有的、普遍有效的东西。所谓'良知',在最基本的词义上也却说 '共知'。" "就欧洲哲学传统中'良知'概念而言,它从其词源上看的确有充分的理由被理解为'共知'"。

  当然,你认为西方的"良知"概念然后发展的主要趋向是"自知",对人及行为的清楚"自知" 然后成为"良知"的基本型态,"自知"被理解为你你这个 自身的确然性。你认为康德的形式主义良知论是你你这个 理解的倡导者,他要求.我歌词 "仔细地"倾听内心法官的声音。但康德也认为良心却说 你你这个 朝向自身的、主观的、形式的道德判断力,良心你你这个 无须能决定有4个行为否有正当,回答你你这个 问題,在康德看来是理智或理性的任务,而都有良心的任务。你也认为黑格尔从开始英文英文英文的《精神问題学》的良知观到然后《法哲学原理》的良知观的思想发展,与良知概念从开始英文英文英文的"共知"到然后的"自知"的词义历史变化是基本吻合的。他在两书中都试图赋予"良知"以你你这个 主客观统一的意义。你的陈述是谨慎的,上引康德和黑格尔的观点也是基本符合.我歌词 原意的,但我确实结论却或多或少不妥,从什么陈述无须容易引出你所说的"总体倾向"来。甚至从里边的引文已可看出,康德、黑格尔与其说是更强调"良知"的"自知"一面,不如说还是更强调"良知"的"共知"一面,即更强调其超越于个体的客观普遍性的一面。导致 分析.我歌词 不仅从.我歌词 的良心观点观察,还从.我歌词 的整个道德哲学及哲学体系来观察,状态就更其没办法 。为了使问題较为严格地限定在伦理学范围之内,我什么都没办法 此讨论海德格尔,但诚如兄所述,他也是相当倾向于认为良知要"逾越自身"的。兄批评说"即使在海德格尔或康德那里有普遍主义的倾向,那也却说 你你这个 形式化了的普遍主义。"但在我看来,在康德的普遍主义中还是有内容的,这类他对"全部义务"的阐述,他的法的形而上学的体系的展开,哪怕或多或少内容也许却说 例证、而非根本的论证,但比起你你这个 纯粹形式的责任感(这类萨特的"对人及负责"的"选者")来,还是要明确具体、因此合理得多。

  "良心"的概念实际在康德的道德哲学体系中地位颇低,当然,这并都有说,他所说的"实践理性"或"道德理性""善良意志"就不都还可不可不可以纳入广义的、作为"道德意识"的"良知"的范畴来思考。而正是通过什么范畴,他提出了"普遍立法"的原则,明确揭示出道德准则需要具有你你这个 普遍性,他实际上是把这看作是与上帝拉开了距离的现代社会道德重整的方向。而黑格尔所阐述的"真实的良知"及"伦理",也主却说 朝向普遍主义而无须个体主义方向的。兄也许都还可不可不可以批评说,在此导致 分析脱离了.我歌词 的良知观点,导致 分析不仅是在讨论良知却说 在讨论整个伦理学了,但导致 分析是另4个,.我歌词 也就更有必要指出.我歌词 通常使用的"良知"概念在.我歌词 的体系中的每段和过渡性质,尤其是作为纯粹主观性的良知,在黑格尔那里却说 你你这个 要被扬弃的东西,良心在康德那里也一般却说 被视为是你你这个 普通常识,.我歌词 需要上升到道德哲学和形而上学的层次来思考道德。

  什么是良知?康德在《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回答说,良知却说 判断正当否有的普通理智,而普通理智则是指你你这个 具体认识和使用规则的能力,和抽象认识规则的思辨理智能力不同,它突然需要有4个来自经验的例证。良知和思辨理智各有其用,前者用于在经验里边马上要使用的判断上,后者用于凡是要一般地、纯粹用概念来进行判断的地方--亦即在道德形而上学里是无法用良知去做判断的。他批评诸如英国苏格兰学派的哲学家,认为形而上学所遭受的打击没办法 什么能比休谟所给予的更为致命,但.我歌词 却像什么事也没办法 指在过一样无动于衷,.我歌词 发明了你你这个 省事的法律依据,却说 向良知求教,把良知当作一支魔术棒,一碰到什么困难就诉诸于它,但你你这个 良知另4个是需要用事实、通太浅思熟虑、合乎理性的思想和言论去表现的,因此,却说 向良知求教也就等于请求群盲来判断(《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8-9、166-168页)。

  康德对直觉主义的批评导致 分析都有全部公允,但很显然,康德这里所说的"良知"是你你这个 常识意义上的良知,你你这个 日常生活意义上的良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7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