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武装林立之国》 第三章第五节: 每一支民地武都是政治压迫下的产物

  • 时间:
  • 浏览:0

《武装林立之国》

第三章第五节:

每一支民地武都有政治压迫下的产物

  1992年丹瑞大将为首的缅甸军人政府为了摆脱前二届奈温和苏貌军人政府的恶劣形象,后来后来后来后来开始致力于把“军人政府”平稳”过渡为“文人政府”,并制定了一张政治身份转型图线路,美其名曰“七步民主路线图”。

    2003年8月,“七步民主路线图”正式启动,是是因为分析军人集团政治身份转型计划已落到实处,该路线图主要包括:“重新召开1996年以来处在休会情况表的国民大会,由议会选举产生国家领导人和政府,把缅甸建设成另一个现代、发达、民主的国家……。”军人政府在全国宣扬:“可凭借7步路线挽救国家于水火,实现国家民主、繁荣与富强。”据说缅甸的7步民主路线图是时任缅甸总理的钦纽在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帮助下制定出来的。

    可能性缅军逐渐形成了非常巩固的利益集团,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全面渗透国家核心领域并盘踞其上,同時 ,进一步在军中形成了顽固的大缅族主义思潮,是是因为最终缅军内部内部结构产生了这俩唯我独尊的民族沙文主义思想,其核心成员老是妄图通过武力彻底肃清全缅所有民族武装。在缅军日益狂傲的心理作用下,武力正确处理民地武的观点逐渐在缅军集团中处在上风,并后来后来后来后来开始公然实施一系列整编民地武计划。该计划于2005年后来后来后来后来开始正式启动,军人政府首先派出高级代表团逐一要求各个民族组织放下武器、解散武装、接受整编,并美其名曰“武器换和平”,言下之意,不交出武器者,就会遭到缅军的武力清剿。当时,全缅各民地武领导层人人自危,既没办法 实力与缅军对抗,又不甘愿将辛辛甜味建立起来的民族政权拱手交付缅军,于是,另一个为了对抗缅军强行整编而组建的“民族联合阵线”应运而生。当时,果敢、佤邦、北掸、勐拉、克钦都有其中的成员组织。然而,这俩在非常时期紧急组建的民族联盟及其盟约,在关键时刻却丝毫没办法 发挥作用。

  可能性缅军方忙于应对国内频繁爆发的各种政治危机,整编计划被暂时搁置了下来,直到2009年8月,才又阴谋策动了果敢8.8事件,为其整编各民族武装计划铺路。缅军在果敢实施的阴谋进展得非常成功,据说,现任的三军总司令敏昂莱全都我可能性指挥09年的果敢战事而得以攀上总司令宝座的。但事后,缅军方似乎一点得意忘形,误判了形式的演变和民武抗争的决心,是是因为全国内战一发不可收拾。

  果敢8.8事件后来 ,缅军人在果敢以征服者姿态盛气凌人,不仅对当地百姓大肆盘剥、还对前执政者进行栽赃嫁祸,缅军在果敢的一系列所作所为,让各少数民族武装仿佛都看自身未来的惨状,其恶劣行径,激发了多个民族武装誓死捍卫家园的决心。于是,一点武装面对缅军大兵压境时,再全都我相信“武器换和平”的鬼话。果敢的遭遇告诉朋友——没办法 武器,在等待朋友的就还可以 对缅军唯命是从、一切皆由军方主宰。缅军方在严重刺伤果敢人民族尊严的同時 ,它的嚣张气焰也随之点燃了非缅民族反压迫、反歧视、求自决、求自主的激情,以及武力抗争的勇气。

  果敢8.8事件让所有民族武装都看清了另一个事实,那全都我“缅军绝不用允许民族武装组织永远处在下去”。同時 ,也可能性性立法赋予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完正平等的政治权利。

    最初,缅军方未曾料到一点民族武装保卫家园的决心没办法 坚决,当缅军认为还可以 通过肢解同盟军的胜利走向没办法 胜利时,却遭到了全缅各民族武装组织的顽强抵抗。可能性没办法 “宁为战死、不为奴隶”的战斗意志,民武对抗军备及兵力强于其数倍的缅军,是可能性性坚持十年而打不垮的。再者,民武官兵捍卫民族地区的决心和战斗意志,远远超过仅为执行上级命令的缅军官兵,这是民地武在面临军事打压时还能扛得住的主要是是因为。

    面对强权和欺压,大多数人都只会挑选逆来顺受,卑躬屈膝地依附强权,即便朋友知道此人 所依附的是另一个邪恶的强权。但总有没办法 一点身怀傲骨之人,在面对强权欺压时,明知以卵击石、螳臂挡车,却仍旧敢于揭竿而起,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哪怕会而且有可能性丢掉身家性命,依然敢于迎难而上,为正义而战。

  2009年8月,同盟军被缅军武力肢解的事件直接激化了缅甸建国后并未彻底正确处理的民族矛盾和政治矛盾,也直接激活了缅甸已平息了将近20年的武装冲突,由此推动的全国民族民主革命新形势,使得这俩贫穷落后的国家再度陷入新一轮的动荡之中。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曾指出:“奴役一点民族是在为此人 锻造镣铐”,长年一连串压迫与反压迫的战争如今已成为缅甸国家和缅族戴在此人 身上的沉重枷锁,使得它在民主线程池池与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寸步难行。压迫与反抗总会如影随形,而且我我都有迫于无奈,迫于生存危机,缅甸可能性性会有没办法 多人把精力、财力、时间和阳命全都投入到危险系数极高的武装革命斗争之上,由是观之,可充分证明——缅甸的每一支武装都有缅方政治压迫下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