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申萬齊魯國泰君安入圍新三板首批做市商試點

  • 时间:
  • 浏览:0

  “加快掛牌節奏、爭搶時間”,幾乎每一家理財週報採訪到的擬上新三板的企業,都把時間窗口看得很重。

  中信證券(800080,股吧)在一份新三板推薦材料中明確表示:新三板市場機遇是十年難得一見的機會,要把握時間窗口。而這也是不少某些券商在給企業做新三板培訓時的開場白。

  業內人士都心知肚明的是,一方面,儘管股轉公司對上新三板的企業没了盈利要求,但隨著新三板新的協議轉讓交易系統,券商新三板項目立項標準必然提高;个人面,政府補貼也難以跟得上企業需求。

  否则将会將來優先股推行,也減輕了某些一手創辦企業的企業家們對上新三板股份稀釋、削弱決策權的擔心,因為其股份持一帮人優先於普通股股東分配公司利潤和剩餘財産,但參與公司決策管理等權利受到限制。

  企業爭上新三板,定增火爆

  理財週報記者獨家獲悉,做市商首批試點券商的名單中,包括中信、齊魯、申萬、國泰君安四家券商。

  還有一個月左右,新三板交易系統就不想依附在深交所的網站上,然后还还要在北交所獨立上線,以協議轉讓交易為主。而做市商系統上線的時間窗口則是在8月。

  一位華北大型券商新三板業務人士表示,4月要先參加一次培訓,首批做市商試點券商則要在7月參加股轉公司組織的培訓。

  截至目前,已有677家公司實現新三板掛牌。“年底前,这些 數字會突破800家甚至800家。”北京一位PE人士判斷。

  從新三板行業分佈來看,資訊技術仍然佔大頭,佔比44%,電力能源及礦産佔比10%,原材料、消費品、農業服務分別僅佔比5%、4%、3%。不過,北京重光律師事務所内部人员人士表示,第一次擴容時還是还要高新技術企業,事實上我們從去年到現在接觸到的企業涉及到各行各業,包括某些傳統性的行業對新三板都比較有興趣。

  “從監管層和市場導向來講,除了房地産行業,對行業没了明顯限制。”前述新三板業務人士表示。

  令市場意外的是,目前關注新三板的,不單單是“小企業”。“我們簽約了20多家企業,不少不是年銷售收入超過幾十個億,凈利潤幾個億的。”北京一位專做新三板的律師稱。

  而在4月10日一場新三板沙龍上,一家行業龍頭企業的董事長表示,儘管早已夠得上主機板上市條件,不是某些某些券商來找過,否则還是選擇了新三板,是看中这些 去行政化的場所,不像A股那樣以拿批文為終極目

  企業爭上新三板,更直接的衝動來自於新三板逐漸打開的融資功能。

  據新三板公開資料顯示,今年3月份共有8家公司完成8次定向增發,融資金額9318萬元,同比增長27%,2014年1-2月新三板定增的金額更是高達7.15億,已超過2013年全年融資額的半數。

  2013年至今實施完的新三板定增項目中,現代農裝募集3.2億元,成為募集最多的定增項目。在今年參與新三板項目定增的機構裏,除了國有投資機構外,出現不少PE及券商直投子公司的身影。比如億潤創投、申銀萬國創新證券投資公司。而二級市場著名的定增王江蘇瑞華也出現在眾合醫藥的定增案中。

  “完后 在新三板定增這方面,主然后某些政府的投資機構進行操作。民營性質的PE相對較少。”北京一家大型券商新三板人士稱,“是因為當初我們推薦掛牌的企業基本上不是高新區內的企業,高新區一种 會有某些政府的投資機構,他們願意參與,我們就定了他們。否则我們現在逐步轉向民營PE,尋找合適的戰略合作协议协议夥伴。”

  據理財週報記者了解,儘管中科招商目前只投了幾個新三板項目,但其正在籌備一隻專門投資新三板的基金。

  “我們正在个人的基金裏面打造一塊專門的新三板板塊”,而上海聯創永欽基金管理合夥人王曉明表示,“最近每天不是接觸某些新三板項目。券商和PE不是能遺老遺少,一定要轉變。”

  而放棄原有的盈利模式並不容易。南方一家PE機構人士表示,不久前跟一位保代接觸,該保代還是想勸企業在A股死排隊,我应该 讓企業撤下來上新三板。“與其死排隊,還不如讓个人先陽光化。”其表示。

  日前寶盈基金、申銀萬國等公司均已推出相關金融産品。其中寶盈中證新三板1期資管産品募資總額8000萬元,主要投向新三板中TMT、醫藥、環保等類型公司,而申銀萬國等機構則通過直投公司參與其中,並不對外發行。

  而在投資新三板的佈局上,九鼎方面的態度則相對冷靜,其表示,新三板掛牌企業提供了更多的項目資訊來源,否则不會大規模和專門針對三板項目開展投資活動。

  對於PE來説,由於新三板公司便於獲取某些基本資訊某些某些降低了盡調的難度,但也增加了PE對價格的擔憂。“成為公眾公司後,企業估值肯定比非公眾公司要高,否则企業情況對所有投資者不是公開的,競爭主體自然也多,投資估值競價水準也會提高。某些某些對三板公司簡單的參股投資,其投資收益一定不會很高。”九鼎方面表示。

  北京一家有直投的券商人士稱:“我們參考的平均新三板市盈率最少是20倍左右。”

  券商立項門檻提高,分層股票代碼已確定

  成交量少,流動性弱仍然是新三板的致命傷。4月11日,新三板共成交8筆,共164.5萬股,總金額541.79萬元。

  做市商一定程度上成為新三板的救命稻草。“难能可贵要勸説企業搶搭快車時間窗,也正是因為做市商上線前市場指在弱點,機構還存有觀望心態,某些某些上新三板還没了那麼難。”華北一家券商場外市場部負責人表示。

  其實,理財週報記者了解到,由於想上新三板的企業太少,各券商内部人员已經提高了新三板項目立項的財務門檻。

  此前安信證券營收幾百萬的項目即可立項,現在對某些行業要達到800萬元。東北證券(000686,股吧)也要求上一年度營業收入達到800萬元,但根據不同行業,靈活把握,因為某些行業具有某些特殊性,並没了設定一個死門檻。

  中信證券則將項目分為三類:第一類是鼓勵類的,例如 網際網路、高科技企業,這類没了嚴格的財務門檻;第二類是普通類,基本的財務要求是一年營業收入800萬,凈利潤80萬;第三類是限制類,例如 高污染高能耗的企業。

  早在2013年9月中信證券跟項目交流時,就開始強調時間窗口的重要性。在推介材料中,其表示多量的企業涌入三板,到時还还要預見的肯定會提高上市門檻,将会劃分三六九等對待。註冊資本最低要求800萬元人民幣,企業要經營滿兩年,主要業務和商業模式是清晰,有持續的經營業績,即使有重大瑕疵還有調整機會。但这些 在今年以後應該是不将会了。

  將來,在股轉公司層面,將會對新三板進行分層管理。“應該是分為三層。分層的具體標準尚未出臺,但分層的股票代碼已經確定,”上述北京重光律師事務所的内部人员人士表示,“将会企業能夠進入頂層,那麼它的交易和融資平臺基本跟場內没了區別,还还要實現連續競價。根據我們跟20多家簽約企業的溝通來看,他們更願意選擇連續競價這種交易法律妙招。”

  政府補貼力度或將減弱

  另外,政府補貼也已經跟不上新三板擴容的腳步。

  券商、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評估師事務所的打包收費總額為180萬-220萬元左右,一般分為簽約、改制、掛牌三個階段,分步收取費用。

  據理財週報記者了解,去年中山地區的補貼在280萬-80萬左右。这些 補貼基本涵蓋了企業掛牌的所有費用,當時各個地方政策補貼基本都能達到这些 數額。而對於企業來説,只需墊付股改前會計師調查的第一筆錢,剩下的上市所还要的錢不是地方政府、高新區管委會的補貼。

  但深圳市前瞻投資顧問有限公司新三板諮詢部負責人邱爽向理財週報記者表示:“政府補貼方面,我們了解到的資訊是,隨著掛牌的常態化,高新園區和地方政府的扶持意向也漸漸淡化。譬如深圳高新區,原本有180萬的補貼額度,但截至4月9日已有19家深圳企業順利掛牌,還有近百家企業正在籌備掛牌。為此,深圳高新區已經開始研究補貼政策的調整甚至取回 ,而在新政策出臺前,原有補貼政策已經不具有實際參考性。”

  而一位北京新三板人士告訴理財週報記者:“中關村(000931,股吧)那邊在挑企業,企業上新三板的有某些某些,他不會所有的企業都補助,都要能要能 中關村內的企業有補助,而我們接觸的某些某些企業不是中關村內的。”

  大券商迎頭趕上

  8月份做市商系統上線,對券商既是機遇又是挑戰。将会説再擴容前新三板項目的挖掘上,中小券商下手快、佈局早,而做市商則對資金富于又有研究能力的大券商是一個機遇。

  目前,從掛牌數量來看,申銀萬國以80個項目遙遙領先,國信、廣發、齊魯、中信建投緊隨其後,項目個數分別為55、37、33、32。

  招商證券(800999,股吧)的掛牌項目並太少,為12個。但理財週報了解到,去年8月份,招商證券成立了場外市場部,雖然成立較晚,但兩個月後,即升級為公司的一級部門,掛牌項目的增長數量也变快。

  否则從部門設置上,招商證券為以後做市做了充分的鋪墊。場外是市場部下設四個每段:一是場外投行部,負責推薦業務;場外自營部負責做市,第三個部門負責場外交易和經紀,第四個部門則負責場外融資,掛牌後與股權、債券融資對接,直接跟招商證券的删改終端系統對接,將某些合適的産品推送給新三板客戶

  中信證券以8個項目排名27位,項目並太少。但中信證券在新三板上則有个人的佈局。

  中信證券的知情人士透露,中信證券在新三板的佈局重點更多插进後續服務。中信希望找成長性比較好的公司,在新三板做一兩個並購出來,作為典型。現在IPO不開閘,中信希望某些客戶的子公司或控股公司單獨剝離出來掛牌新三板,将会通過新三板進行並購。另外,2014年中信想做網際網路金融,某些某些在網際網路行業花些精力,要求也比較高,為以後實現戰略合作协议协议做好鋪墊。

  九鼎方面也認為,PE機構如參加三板項目投資,还要和企業開展深層次合作协议协议,幫助三板公司開展産業整合併購,尋找並對並購標的開展盡職調查,協助投資談判等;将会PE機構已投企業與三板公司進行並購整合等。

  另外,中信證券的優勢是还还要攜手金石投資和産業基金一齐為企業服務。

  2013年10月29日,中信證券推薦加直投的皇冠幕墻在掛牌過程中完成首輪融資,其中中信證券全資子公司青島金石灝汭投資有限公司(創投)投入每段資金,帶動天津市千易投資有限公司等機構跟投,使企業在掛牌前即獲得了首輪融資。5個月後,皇冠幕墻再次啟動定增,新增機構投資者天津市武清區國有資産經營投資公司定向增發80萬股,募集資金800萬元。只用了五天 時間,皇冠幕墻完成兩輪融資,共融資800萬元。

  據了解,目前金石投資旗下準備成立一個新三板的基金,目前正與4家基金接觸,準備成立一個合夥制的基金。另外,在中信證券諸多戰略合作协议协议夥伴中,包括紅杉資本和江蘇科技集團。

  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一方面新三板的隱性門檻在提高,个人面《創業板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暫行法律妙招(徵求意見稿)》中,創業板上市門檻大大降低。這會否影響券商窗外市場部的業務?上述徵求意見稿剛公佈,一位北京新三板人士就表示擔心新三板項目被投行部拿去上創業板。(理財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