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知识分子

  • 时间:
  • 浏览:1

  智效民 谢泳 傅国涌 丁东

  刊登于《民主与科学》杂志10005年第4期

  丁东(以下简称丁):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过去谈抗日战争,对抗日战争中知识分子的作用,怪怪的是国统区知识分子的作用,似乎谈得很多。各位是研究民国时期知识分子的专家,是不是还还还能不能 借此不可能 ,对国统区知识分子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做许多初步的梳理?

  谢泳(以下简称谢):傅国涌去年出了一本书,名叫《寻找抛妻弃子的传统》。我其实你这一 话题很好,对于大伙寻找抛妻弃子的传统是个很好的创意。自古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全版都是忧国忧民的传统。日本侵华,中华民族面临巨大灾难的后会,多数知识分子全版都是很好的表现。

  智效民(以下简称智):讨论知识分子与抗日战争,应该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谈起。早在事变后会,《大公报》主笔张季鸾就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写了一系列社评,向当局进言,为国家献策。打开《季鸾文存》还还还能不能 就看,早在1931年7月12日,全版都是一篇《再论日本大陆政策》,揭露了日本参谋总长和陆军大臣的战争言论。后会,他根据当时处于的“朝鲜惨案”写下《东北官民的重大责任》等文章,指出东北的严峻局势不可能 由星星之火,发展到燎原之势。“九•一八事变”后会,张季鸾又写下《愿日本国民反省》、《望军政各方大觉悟》、《民国二十年国庆辞》、《马占山之效忠》、《国家真到严重关头》、《救东三省辟伪独立!》、《对日须为整个的行动》、《艰难危险中一切新创造》、《新中国有中国特色之第一页》、《兴亡歧路生死关头》、《促日本国民急切反省》、《日本之法西斯的运动》等一系列文章。读你这一 文章,让他发现,《大公报》虽系私营报纸,不仅还还能不能纵论天下大事,还能发出高于当局的洞见。

  傅国涌(以下简称傅):王芸生是1929年加入《大公报》的,“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为了使国人“仰汉唐之盛,悲今日之衰,亦以证明中日文化渊源之厚,而责日本凌压中国之残暴”(张季鸾语),他在广泛下发资料的基础上,每天为报社撰写一篇文章,最终形成一部长达数百万言的巨著——《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这使他成了国内屈指可数的日本疑问专家。  

  智:最近我探望他病中的儿子王芝琛先生。他我没人了乎 三联书店为了纪念抗战六十周年,准备重印这套书,可见其影响有多大。

  淞沪战役后,王芸生与留在上海的《大公报》同仁坚持“不受辱不投降的报格”,拒绝日本侵略者的新闻检查,由上海迁往汉口乃至重庆。在此期间,陈诚邀请他主持或兼顾军委政治部的宣传工作,后会他却以司马迁“戴盆何以望天”一语,回绝了邀请,保持了新闻工作者的独立地位。

  到了重庆后会,张季鸾先生的健康情况报告日益恶化,王芸生结束了了主持《大公报》笔政。前几年,我从唐德刚先生的一篇文章中就看王先生的幽默和他对抗战必胜所抱的信念。唐说:“记得抗战中期,大伙在沙坪坝听过一次《大公报》主笔王芸生的讲演。王说,抗战是一场赌博。赌场上的规矩是‘不下桌子不算输’。……假使 大伙不下桌子,坚持下去,必有翻本之一日——最后胜利必属于我!”

  傅:王芸生还在抗日战争中写下《看重庆,念中原!》、《为国家求饶!》等许多著名的文章,著名报人俞颂华说,王芸生的文章并不一定为世人所传诵,是不可能 他一一一二个多劲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以国家利益为前提,说一般人民我你会说说说。这也体现了知识分子的并全版都是本色。

  丁:除了《大公报》以外,《独立评论》也值得注意。这份杂志是1932年创刊的,中日疑问从始至终只是 它的一一一二个多多重要话题。比如在第一期上全版都是《犬养被刺与日本政局的前途》(丁文江)、《上海战事的结束了了》(胡适)、《参加国难会议的回顾》(蒋廷黻)等“重头戏”。第二期又发表丁文江的两篇文章《日本的新内阁》、《日本的财政》。你这一 文章正如该刊在“引言”中所说:“大伙全版都是期望有全版一致的主张,只期望所有人都根据我所有人的知识,用公平的态度,来研究中国当前的疑问。”根据我所有人的知识发表独立的意见,而全版都是揣摩政府的意图,诠释当局的政策,这才是知识分子处于的价值和作用。

  智:西安事变的消息传来后,胡适深感震惊。他一方面谴责张学良,认为“这祸真闯得不小”;我所有人面他也强调,“蒋若遭害,国家民族应得一教训:裁之不可恃”。胡适的意见在当时知识界有代表性。

  谢:除此而外,胡适对抗日战争中的教育也发表过很高明的意见。1937年,庐山谈话会时,胡适在教育组上曾讲了四点: 1、国防教育全版都是非常时期的教育,是常态的教育。2、不可能 真还还能不能 一一一二个多多中心思想,没人 “国家高于一切”还还还能不能 作一起行动的目标。 3、主张恢复“有同等学力者”一条招考法律土办法(以救济天才,以阻止作伪犯罪。)。4、 教育应该独立,其涵义有三:① 现任官吏不得作公私立大学校长、董事长,更不得滥用政治势力以国家公款津贴所长的学校;② 政治势力(党的势力)不得侵入教育,中小学校长的取舍 与中小学教员的任聘,皆不得受党的势力的影响;③ 中央应禁止无知疆吏用他的偏见干涉教育,如提倡小学读经类似于。

  庐山谈话会,是中华民族在最危险的后会召开的一次决定国家未来命运的政治协商会议,胡适在一一一二个多多 重要的会议上,都把“同等学力”作为并全版都是建议讲出来,可见在他心中,你这一 疑问是多么重要。大伙现在无论招考公务员、考研还是大学招聘等等,全版都是学历限制,这其实是最不应该的,还还还能不能 设想,不可能 一一一二个多多没人 任何学历的人,他敢于来应试,至少说明他有相当的能力(不可能 他全版都是一一一二个多多疯子说说),大伙常常讲平等,其其实一一一二个多多正常的社会里,平等全版都是一句空话,就体现在你这一 方面。

  智: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召开庐山谈话会。在会上,胡适最关心的疑问一一一二个多多多:一是教育,二是外交。

  按照一般人的理解,战争爆发后会,教育也应该根据战争还还能不能 ,做出相应的调整。村里人 主张成立短训班,让大学生还还还能不能 参加战时工作,村里人 甚至提出要停办高等教育。幸亏胡适有远见,才没人 我你会是什么意见占了上风。胡适并不一定坚持你这一 观点,一是出于对教育的理解,二是接受了许多国家的教训。竺可桢在1941年“双十”节写过一篇《大学生与抗战建国》的文章,对此有所议论。我知道你,“大学培养的是领袖型人才,要使大学生能担当得起刚刚建国的重任,单教大伙具有专门技术是匮乏的。一一一二个多多国家,外患匮乏畏,内忧匮乏惧,惟有一般领袖匮乏清新的头脑、远大的眼光、坚强的意志”最可怕。后会,绝没人 单从国防的还还能不能 着想,把大批大学生送往前线。另外,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美各国都把絮状的大学生送上前线,这是一一一二个多多失策,许多国家到了战后才认识到你这一 疑问。他认为,“幸而大伙的中央政府从头即决定了维持高等教育”的做法,并坚持了“战时教育即平时教育”的理论,后会就会重蹈英美等国的覆辙。

  至于外交疑问,胡适主张在正式宣战后会,不须放弃争取和平的外交努力。不过,一旦和平努力失败,他还是改变以往不须涉足政治的做法,为取外援而出使美国,体现了他为国家利益而牺牲自我的精神。

  傅:除了胡适,让他 说说知识界一一一二个多多 领袖人物傅斯年。“九•一八”事变处于后,傅斯年发奋著书,出版了《东北史纲》,以证明有史以来东北只是 中国不可分割的一累积,站在一一一二个多多史家的立场为民族争人格。从1932年起,他在《独立评论》、《大公报》发表一系列有关中日关系的文章。1932年8月,他撰文判断中日疑问决无和平处理之望,希望与日本谋和乃是做梦,他认为不可能 要中日和平,除非满足日本的欲望,即使接受大伙的“最小限度”的条件,也等于是奉送中华民国。只是 他认为对日没人 降和战两条路还还还能不能 取舍 ,实际上没人 一条路,只是 以人人当求必死的决心奋起抵抗。大伙虽没人 打胜日本,却还还还能不能 长久支持。后会,他多次重申大伙无路可走,没人 就地抵抗,有组织的抵抗,才有不可能 赌一下国运。他分析当时的局势指出,中国远未到服输的后会,不可能 世界上没人 中、日两国,陆海军比大伙强大的日本必然马上毫不犹豫地吞灭中国,但在整个国际关系格局中,日本只是 能任意妄为。日俄之间、日美之间的关系、冲突到底会如保演变全版都是未定之天。他不断地提醒国人和当局,日本没人 立即吞灭大伙,既全版都是大伙我所有人的努力,只是 是日我所有人的仁慈,只是 不可能 中国的国际均势虽动摇,却没人 彻底失效。他以一一一二个多多历史学家的眼光,早就洞察了日本侵华的野心,只是 他认定后会中日之间的争端无论在外交上如保折中,全版都是能放弃军事上的准备,最后还是要抗战到底。

  智:傅斯年对战争进程的观察,也颇有远见。抗战全面爆发2一一一二个多多月后,傅斯年在《地利与胜利》一文中对战争走势全版都是准确的估计,认定日本的总策略是用相应的代价换取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在一处呈胶着情况报告时,另从侧面进攻,或向另一很远的区域进攻,以使大伙感觉调动的困难。你这一 战略一起决定了他的最终失败,你这一 法律土办法无需可能 速战速决,失败就不可处理,大伙假使 充分利用地形的优点,使日本在沿江的深入、沿海的占领不处于任何效力。他具体细致地分析了江南的山地地形、以四川为中心的西南几省地形,提出了发挥优势、处理劣势的法律土办法。他预期“抗战的大业,决没人 在最近期间结束了了,至少还有三年。三年后会,大伙必偕英法美以全胜,倭国必随中欧的桀纣以灭亡。在我胜利而他灭亡后会,酸涩要吃,人力是要尽的”。

  傅: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也在他意料之中。早在抗战18个月后,1939年初,他就撰文呼吁英美给予经济打击,日本就没人 维持下去。日本偷袭珍珠港,向美国开战,加速了其失败进程。1944年7月9日,傅斯年发表《我替倭奴占了一卦》,当时日本正发起抗战以来最后一轮猛烈进攻,占领洛阳、长沙等重要城市,但他却引用李商隐的诗“夕阳无限好,只是 近黄昏”判断这是日本万不得已的下策,其目的是为了巩固大陆上的地位,等待图片时机向盟邦求和。他进一步判断几块月后就会是大伙反攻的局势,中国西部的地形早已消解了日本在兵器上的优势。他直言我所有人军事上的乐观,认为“倭奴面前不可能 没人 不翻开的牌”。

  1944年4月2日,傅斯年已料定离日本战败之期已近,他在《大公报》星期论文中主张今后至少三十年的外交应该是小心翼翼的——“联美、善英、和俄,而与许多国家友谊相处”,而至少在15年内要把培植国力贴到 第一位。然而,你这一 切美好的设想注定了化为泡影。从1946年2月他领衔20个知识分子联名发表在《大公报》的《大伙对于雅尔达秘密协定的抗议》先要看出,包括傅斯年在内的那一代知识分子渗入骨髓的爱国情结。大伙理性与友情的说说是融为一体的,他对日本的称呼是他身为中国人友情的说说的一面;他的分析、预测,则是他作为一一一二个多多知识分子的理性思考。

  谢:不可能 他对中华民族爱之深,只是 才对贪污腐败行为恨之切。抗战时期,傅斯年担任西南联大历史系教授,没在政府中任职,只是 从1938年起担任四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他向来不愿从政,但抗战如救火,他视同征兵,义不容辞,但他从未在重庆政府任职。从1939年到1945年,他在参政会上或以提案、或以提问、或以口头询问、或以质询等法律土办法,就财政、内政等疑问向炙手可热的孔祥熙提出尖锐质疑,被称为“傅大炮”。从1938起,他曾几块上书蒋介石,直言长期掌管着国库钥匙的孔祥熙不仅我所有人贪得无厌,后会纵容家属和部下贪污腐败,他从物望、还还能不能、用人、家风及内政、外交等方面指出孔不适合担任行政院长,劝蒋把他换掉。 1944年,孔祥熙终于被轰下台。由此,先要看出傅斯年的道义勇气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丁:谢泳多年研究西南联大。你不妨对西南联大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也谈一谈。

  谢: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返回北方,分别重建清华、北大、南开大学。《观察》对西南联大在抗战中的表现给予了深层评价。在一篇《观察》通讯中,将西南联大的精神概括为“民主传统,宽容精神”。作为一一一二个多多以大学教授为主要作者的刊物,《观察》对校园生活所表现出的兴趣表明,在中国,大学些一块集中了新思想,有独立精神的地方。这里相对中国社会的其它角落有更多的民主传统,宽容精神,更为重要的是这里纯天然地肩负有领导青年思想的重任。储安平办《观察》的一一一二个多多主要目的是希望给国民政府多培养许多自由思想的种子,这包括两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在学识上要有西方的精神,其次在做人做事上也要没人 ,既要有思想的力量,一起也更要有道德和修养。正是出于一一一二个多多 的理想,《观察》对大学中教授和学生的生活从始至终给予关注,从思想活动到生活就业等一系列疑问,全版都是及时的反映。对于西南联大的精神,《观察》还还还能不能 说是推崇备至,不可能 这不仅全版符合储安平一贯信奉的自由理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