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稳定性与正当性

  • 时间:
  • 浏览:1

  内容提要:稳定性什么的问题,在罗尔斯前后期理论中均扮演重要角色,亦是他的政治自由主义转向的主要导致 。但这却遭到评论者严厉的批评,认为罗尔斯将一六个多多与道德证成无关的现实什么的问题引入他的理论,不仅只有 必要,但会 会导致 严重的道德妥协,甚至犯了最基本的概念错误。我指出,引致这俩 批评的导致 ,是肯能罗尔斯只有 将道德稳定性(关心正义感的优先性)和社会稳定性(关心社会秩序和延续性)作出清楚区分,并使人误以为前者但会 后者的手段。我但会 提出这俩 新的诠释,主张道德稳定性还要独立于社会稳定性,并有其内在于道德证成的重要性,而答案则在道德稳定性所要求的“正义感的优先性”。这俩 新的诠释,不仅能有效组阁 许多对稳定性的批评,亦提供一六个多多更合理更一致的新向度去理解政治自由主义。

  Abstract:“Problem of stability”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John Rawls’s theories as well as the main reason of his political liberalism shift. Yet this is attacked vigorously by the critics who uphold that absorbing a practical question irrelevant to moral justification is not only unnecessary but also may cause a critical moral compromise and even make an error in concepts. In my view, lack of distinction between moral stability (concern with the priority of the sense of justice) and social stability (concern with the social order and continuity), which misleads people into thinking the former is mere a mean to the latter, results in these criticisms. I, therefore, propose that moral stability must be independent of social stability and has its importance internalized in moral justification, while the answer lies in the “priority of justice” demanded by moral stability. This new interpretation will serve as an effective response to many critics on stability as well as a new dimension to understand political liberalism reasonably.

  一

  稳定性(stability)与正当性(legitimacy)是罗尔斯政治哲学中的一六个多多核心什么的问题,但会 关系密切。罗尔斯认为,一六个多多欠缺稳定性的正义原则,必然只有 正当性。换言之,稳定性是正当性的必要条件。在《正义论》中,稳定性是原初请况中的立约者选用自由主义原则的一六个多多主要理由,书中第三主次也集中出理 这俩 什么的问题。{1}而在后期的《政治自由主义》中,罗尔斯更直指:“稳定性什么的问题在政治哲学中,至关重要。但会 ,对此什么的问题的论证肯能跳出任何矛盾,均还要对整个理论作出基本修正。”{2}事实上,正是肯能这俩 导致 ,罗尔斯在晚年作出了著名的哲学转向,提出政治自由主义的构想。对于这俩 转变,他但会 解释:

  诚然,哪哪几个演讲的目标和内容,与《正义论》相比,起了重大变化。正如我所指出,两者确有重要差异。但要理解哪哪几个差异的性质和程度,还要视之为源于力图出理 一六个多多内在于公平式的正义(justice as fairness)中的严重什么的问题,即《正义论》中第三主次关于稳定性的说明,与全书的整体观点并不一致。我相信,所有的差异,都有为了消除这俩 不一致(inconsistency)的结果。若不然,哪哪几个演讲的形态学 与内容,实质上将与《正义论》完正一样。{3}

  罗尔斯认为,《正义论》第三主次有关良序社会的稳定性论证,我觉得假定了所有公民均会接受一六个多多康德式的自由主义整全哲学观。{4}而他以后发觉,这俩 假设与事实不符,肯能在现代民主社会,公民享有广泛的基本自由,包括信仰和思想自由,因而必会导致 合理的多元社会的跳出。除非国家使用强力压制,但会 公民先要一致接受一套整全性的哲学、宗教和道德学说作为规范社会相互相互合作的基础。既然得只有公民的普遍认同,但会 的正义原则也是不稳定的。为了弥补这俩 漏洞,罗尔斯对他的理论作出重构,放弃康德式的自由主义理论,改为倡议政治自由主义,希望诉诸民主社会共享的政治文化,建构一六个多多自立的政治的正义观念(a freestanding political conception of justice),并成为不同的整全性学说的交迭共识(overlapping consensus)。罗尔斯认为,只有实现交迭共识,正义原则要能达到基于正当理由的稳定性(stability for the right reason);{5}只有满足稳定性的要求,正义原则才具有正当性。{6}

  但到底哪哪几个是稳定性什么的问题?它为啥只有 重要?要了解罗尔斯的哲学转向,以及他的政治自由主义,这是至为关键的什么的问题。这也是本文要做的主要工作。事实上,稳定性并不新的什么的问题。早在《正义论》中,罗尔斯已花了三分之一篇幅去出理 这俩 什么的问题。{7}有趣的是,在过去三十多年浩如烟海的研究罗尔斯的文献中,稳定性什么的问题几乎被完正忽略了。{8}而在《政治自由主义》出版后,更遭到评论者严厉的批评,认为罗尔斯将一六个多多与道德证成无关的现实什么的问题引入他的理论,不仅只有 必要,但会 会导致 严重的道德妥协,甚至犯了最基本的概念错误。{9}

  我在本文将指出,引致这俩 批评的导致 ,是肯能罗尔斯只有 将道德稳定性(关心正义感的优先性)和社会稳定性(关心社会秩序和延续性)作出清楚区分,并使人误以为前者但会 后者的手段。我但会 提出这俩 新的诠释,主张道德稳定性还要独立于社会稳定性,并有其内在于道德证成的重要性,而答案则在道德稳定性所要求的“正义感的优先性”。这俩 新的诠释,不仅能有效组阁 许多对稳定性的批评,亦能提供一六个多多更合理的理解政治自由主义的向度。

  本文形态学 如下:第二节会阐明罗尔斯对道德证成和正当性的理解,第三节分析道德稳定性的意涵,第四节讨论社会稳定性所指为啥,并指出其与道德稳定性的差异,第五节提出哪几个对罗尔斯的批评,第六节则探讨道德稳定性身旁的理念及其和正当性之间的联系。

  二

  在这俩 节,我先讨论罗尔斯对正当性的理解。政治正当性关心的算不算则一六个多多什么的问题:到底在满足哪哪几个条件下,国家要能合理地行使强制性的政治权力,并要求公民服从其管治?{10}罗尔斯并不打算像洛克那样,论证国家处在(相对应于无政府的自然请况)的正当性。他的前提是有人 肯能活在宪制国家之中,并肯定国家有其处在的必要。他真正关心的,是要满足哪哪几个样的道德条件,政府才具有正当地使用权力的权利。而在回答这俩 什么的问题时,罗尔斯加了以下哪几个条件:

  1、在一六个多多宪制国家中,政治权力由自由和平等的公民集体拥有。{11}

  2、每个公民均被视为自由和平等、合理(reasonable)和理性的(rational)道德主体,但会 要能运用公共理性进行有关政治原则的讨论。{12}

  3、合理的多元主义,是民主社会一六个多多恒久什么的问题。每个公民时会相信不同的,甚至彼此冲突却又并肩是合理的整全性的宗教、哲学和道德学说。

  考虑以上因素后,政治权力要满足哪哪几个条件,才具有正当性呢?罗尔斯但会 回答:

  政治权力的行使,只有但会 才完正恰当:即它所妙招的宪法的核心内容,还要能被合理地预期得到所有自由平等的公民的接受——基于许多从人类的并肩理性的观点看还还要接受的原则和理想。这便是自由主义的正当性原则。{13}

  一六个多多正当性的政体,在于它的政治及社会制度,要能诉诸于所有公民——即每个公民——的理论和实践理性,显示其是要能被证成的(justifiable)。再次重申:一六个多多社会世界的制度的证成理由(justification),原则上每我各人都还还要知道,但会 活在其中的人,都我觉得哪哪几个制度是能被证成的。一六个多多自由主义政体的正当性,赖于这俩 证成。{14}

  由这两段引文,有人 可观察到罗尔斯对正当性的独特看法。首先,罗尔斯并不接受韦伯的“信念理论”(Belief in Legitimacy)。根据韦伯的说法,当被统治者相信这俩 权力关系是正当的以后,该种统治(domination)便是正当的。{15}至于从道德的观点看,这俩 信念算不算要能被合理地证成,则只有点所在。社会科学家的工作,都有作任何价值判断,但会 客观地报告和解释有人 对政治权威的信念和态度(attitude)。{16}罗尔斯关心的,却是政治哲学中的规范性什么的问题,其重点都有有人 当下相信哪哪几个,但会 哪哪几个信念这俩 ,算不算有充份的道德理据支持。道德的可证成性(moral justifiability)决定政治秩序的正当性。换句话说,当一组根本的政治原则要能被充分证明为合理的以后,它便并肩具有正当性。{17}

  其次,对于道德证成的基础,罗尔斯接受了康德式的契约论进路,即规范社会基本的正义原则,还要被理解为(或合理地想象为)要能得到每个公民的同意。{18}但这俩 契约,并都有霍布士式的(Hobbesian)基于我各人利益的讨价还价,肯能参与契约的人,并都有只有自利动机,只关心咋样在相互相互合作中极大化我各人的利益,但会 具有正义感,并视彼此为自由平等,你可否提出及服从道德论证的公民。这俩 契约,也都有洛克式的(Lockean)实际同意(express consent),将政治正当性系于每个个体真实的意志的表达之上。{19}相反,它是一六个多多假设性的契约,目的是要显示在一六个多多特定的立约环境中,立约者要能有足够理由去接受这俩 政治原则。{20}严格来说,契约的约束力,什么都那么于有人 的真实的意志,而在于该理论对立约环境的描述以及提出的实质理由,算不算要能说服有人 ,并利于有人 接受最后的结论。{21}

  第三,既然正当性并不来自真实的契约,罗尔斯自然只有说公民的政治义务(political obligation)出于有人 的同意。按照传统的看法,当政府具有正当性时,它便享有政治权威,要能有合理的权力去制定和执行法律。而此即导致 公民有相应的法律和道德责任,去服从政府指令及法律的要求──无论公民算不算同意哪哪几个指令和要求的实质内容。{22}但会 ,正当性和政治义务之间,有这俩 逻辑上的相关性(logical correlation),是一六个多多银币的两面。值得留意的是,罗尔斯并不强调这俩 相关性,甚至完正只有 提及政治义务。他认为契约论还还要并肩作为证成正当性及政治义务的工具,但两者在概念上并不互相涵蕴。{23}西门斯(Simmons)便认为,罗尔斯我觉得接受了这俩 “较弱的正当性观点”(weaker notion of legitimacy),即将正当性单纯理解为政府拥有这俩 “自由权”(liberty right)或“证成权”(justification right),并在道德上被容许行使强制性的权力管治国家,但这俩 权利并不涵蕴公民有任何服从的义务。{24}

  罗尔斯对此还还要有这俩 组阁 。第一,他还还要同意西门斯的诠释,但会 提出其它支持政治义务的道德论证。第二,他也还还要反驳西门斯,指出公民的实际同意并都有支持正当性的唯一理由。而他提出的自由主义正当性原则,同样能证成政治义务:当自由平等的公民有丰厚的理由接受政治自由主义的正义观,从而令政府有正当的管治权威时,也便导致 有人 你可否接受相应的政治义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妙招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