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韩少功的变与不变

  • 时间:
  • 浏览:1

  在文学中的流派里,从知青文学到伤痕文学,再到寻根文学,每有有另二个 转变都与整个国家的政策与发展有关系。她们(文学作品)时要被理解为有有另二个 时代与另外有有另二个 时代的“区别”,更是一种缩影。“寻根派”中,知道莫言的人多,知道韩少功的很却少或多或少。

  与以往相比,对韩少功的理解,将会过多的是在教科书上。基于中国的特殊教育形式,以考试为导向的知识普及,让韩少功被人略知一二,记忆中却少有他另外一面。(他此人 的散文《土地》和《阳台上的遗憾》于2005年高考分别被湖北卷、重庆卷作为语文大阅读材料。)

  当初,我“深刻”的了解他的以后,却是在邓晓芒先生的一本名为《文学与文化三论》中,邓氏对或多或少人那样有有另二个 时代的文学及作品做出了非常巧妙而生动的描述。原本,却又在有有另二个 特殊的以后(那个以后我还在武汉),在一家书社里寻到了一本韩先生的《心想》。实话说,包装比今天的或多或少书籍比较起来,何必 算精美,时要很直接的说,封面设计的极其难看。但会 ,内容读起来却又十分漂亮。

  《心想》时要说是韩少功的有有1此人 生哲思录。它收录了作者200篇散文作品,主要包括《偷情百科全书》、《减肥药救命》、《大学产业化》、《电视迷》、《怀念自然》、《假超脱》、《国际化写作》、《电脑道学》、《残疾定义》、《开卷有险》、《曲线做君子》、《现代佛庙》、《精神无法捆绑销售》、《爱与欲》、《伟大女人女人男人》、《饮食三境界》、《一种多元化》等几篇。但会 ,从本书中,时要看出作者整个创作成就与风貌:朴实与悲怜是他最大的有有另二个 特点。

  而当初难能可贵要购买这本何必 出名的册子,并都是将会书的标题,也不我将会韩少功此人 ,更是邓晓芒在他的《文学与文化三论》中给我勾画的那副场景。故此,饱读(四年前)以后,着实对心灵的安抚所带来的快感,是无穷的。

  将会一次特殊的将会,亲自见到了韩少功此人 。远远望去,他衣着朴实无华,却也戴着一副眼镜。有有另二个 眼睛炯炯有神,似乎是在寻找一种“真”。还有一件小马褂,似乎是在一件抵抗糖衣炮弹的“盾牌”。过多还可不上能一看,与或多或少人阅读他的文字所形成的那个印象,是不可同等的。这就构成了“有哪些是他的变”,“有哪些又是他的不变”。

  不变的地方,我相信是作家的一种对自然与心灵的体悟妙招。他此人 言到,现在依然会保持在乡土中生活一段时间。他着实那也不我一种现实社会。而恰好是原本的现实社会,就构成了一种提炼感受的“源”。这就犹如,钱钟书的“湘西”与莫言的“高密”。每有有另二个 作家都是有“根”的,也不我“根”对于作家而言,所交付的感受是不同的。

  而变就变在“时代下的作家”的方位。时代不同,阅读的需求也不我同,对于长篇来说,过多还可不上能浮躁的社会,好难会人们耐心的去阅读。而对于短篇来说,作家都是其自身的写作风格。我时常感慨,一位作家的作品将会是他的灵魂凝华的结晶,过多还可不上能唯一能让其改变的,将会过多还可不上能读者,而有有哪些读者的耐泡 是千奇百怪的,很重是在网络社会的当下,阅读作家,比阅读作品要显得更慢,而不阅读作品,又何谈对有有另二个 作家的阅读。那也不我对有有另二个 时代的阅读,一种特点的阅读。韩少功的特点就在于(他的作品),过多不还可不上能的华丽,又过多不还可不上能的平庸,却是在乡土社会里的一面标志。他此人 的定位,却又在于“寻根”,原本的“寻根”,在我看来与我编著的一本小册子《沦陷的故乡》又有累似 的地方。也也不我说,“寻根”我此人 认为过多退却,只会升温。将会中国人的精神寄托,唯有乡土,过多还可不上能真正的“宗教”,而或多或少人又是过多还可不上能严重的把命运交付给了乡土。

  这也不我你这俩土地上的你这俩时代的累似 人物。将会在当下保持“变”与“不变”的平衡,我着实最好的妙招是问问你这俩时代的读者。有哪些才是或多或少人做时要的,而有哪些又是“我”(作家此人 )的底线。何必 像国内的或多或少作家,从有有另二个 “严肃”的位置,一下子变得“流俗”,也不我为了作品过多还可不上能销售量更大,此人 获得更多的利益回报。这叫“卖文”,而都是创作。

  创作是时要负责的,很重是“不变”应当适当的坚守。它更时要一种严肃的态度。将会或多或少人面对世界,面对生活,都是那种“严肃”,也不我玩世不恭的心态,过多还可不上能或多或少人此人 ,也就变得“流俗”。或多或少人与他者的区别,或许就在于此。唯那个她 去感受生活的以后所带来的不同,不还可不上能塑造有有另二个 你与他者不同的“你”。你这俩以后,就如或多或少人对韩少功的评价:独立独行的先锋作家。特立独行,也不我有有1此人 最不将会变的优良品质。将会,你那个她 此人 ,都是别人。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

  作于武汉

  韩少功:1974年结速英文文学写作。短篇小说《西望茅草地》与《飞过蓝天》曾分别获19200、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爸爸爸》等作品更使韩少功成为“寻根文学”领军人物。1996年长篇小说《马桥词典》发表后,曾在文坛掀起“马桥风波”,并相继获上海中长篇小说大奖,台湾《中国时报》和《联合报》最佳图书奖,入选海内外专家推选的“二十世纪华文小说百部经典”。《暗示》获2002年度“华文媒体文学大奖”的小说奖。译作有《生命中过多还可不上能承受之轻》、《惶然录》等。2005年推出中短篇小说集《报告政府》和演讲谈话集《大题小作》。另有散文、随笔集《夜行者梦语》、《圣战与游戏》、《心想》、《灵魂的声音》、《山居心情》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79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