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从 “学”与“道”两方面省思现代中国知识人

  • 时间:
  • 浏览:1

   从当下中国社会,本来 人能只能观察到从前并不是大问题,那本来 上世纪400年代到400年代出生的大多数知识人,无论采取那些土办法,一个劲会表现出对社会大问题的关注,有的则不乏公共知识分子的情怀。而上世纪70年代后,特别是400、90年代出生的知识分子,对社会的关注度大大降低,本来 人本来 人认为该人从事的无非是并不是社会职业,和从事本来 职业只能 本质区别,甚至能只能说本来 并不是手艺人,重要的是把手艺做好。这一 看法只能说只能 道理,在当今从前有两个 多多教育普及、知识爆炸,而又层厚分工的社会,知识分子变得普通,有就让其职业从属于劳动分工体系,不再具有社会地位上的特殊性和优越性。

   有就让,在我看来,知识分子,特别是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知识分子,就其所从事的工作性质而言,就其因这一 工作而应当具有并不是品性或精神而言,仍然有别于本来 社会职业,即不仅要掌握精湛的专业技术,都要有超出专业范畴的社会关怀与公共意识,原困即在于人文与社会科学并不是的价值性、反思性和批判的实践性,要求它的研究者、从业者修养自身并兼济天下。本来 说,知识人不仅要做个好学者,都要“求道”“悟道”,践行宇宙人生的大道、正道,做个体道者、护道者。孔子将其表达为“君子不器”和“士志于道”。历史证明,孔子所提出的这一 命题,一个劲得到中国多数有良知的知识人的传承,成为中国知识人的优良传统,这本来 真正的知识人的“以道为己任”,所谓“士只能只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誓》。从道不从君,从道不从势。当然,孔子都在让本来 人离“学”求“道”,本来 由学求道。孔子“十五而志于学”,说该人“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知者”,是“学而知之”,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论语·公冶长》而《论语》开篇第一段话本来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而在老子看来,“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学与道的关系相反相成,“学”是多多益善,道则是由多而少、化繁为简,转识成智,以一驭万。可见,对于学者或知识人,其两大规定或使命,一是问学,一是求道,非只能 只能只能称之为学者或知识人。而道与学,也成为省思知识人的两大坐标。

   风云多变,大道不易。支配中国传统社会的道,也将支配现代社会。但本来 人对道的认识,一个劲有限的;道在传统社会的表现,与在现代社会的表现我不要 全部相同。只能 ,现代的道有那些特点?包括知识人在内的中华民族有两个 多多半世纪的探索表明,“自由”、“平等”与“现代文明”,是这一 道的基本内容。民富国强难能可贵是现代中国人的奋斗目标,有就让,要实现这一 目标,却都要有社会上政治上的自由平等,以及新的思想观念和文化教育所带来的启蒙。事实上,现代社会的学问与传统社会的学问有质的区别,这不仅表现为传统重人文价值,现代重社会科学、理性认知;即使人文价值的学问,从传统到现代都在了立足点从群体到个体的转换,现代的人文学科要唤醒的是该人的自我意识、主体意识,从中既能只能引出权利与责任的观念,又暗含了怀疑与肯定、认同与超越的精神。因而,知识人要顺利地实现从传统到现代的转换,就要努力把握现代的学与现代的道。

   我这里重点说一下自由与平等的关系大问题。回顾近现代史,本来 人似乎发现,中国早期现代先进分子最为重视的是平等而都在自由,是庶民们社会地位的普遍提高。的确,一方面,自法国大革命以来,知识人似乎更钟情于平等、公正;平等、公正较之自由也似乎更具有道义色彩;马克思和以马克思命名的马克思主义更是声称要改变“多数人”被“少数人”统治和压迫的历史命运,实现人类的解放;该人面,具体到近代以来的中国,对内推翻帝制和对外摆脱殖民这两大历史任务,似乎所要除理的也主本来 民族内部管理的平等与民族之间的平等。这都在错。有就让,这从不原困着自由的重要性不如平等,事实上,现代平等的前提是自由,该人的自由与民族的自由;用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一段话说,每该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因而,本来 人争取平等,首先本来 争取作为人的平等和自由权利上的平等,而都在无自由的被压迫被奴役的平等,同时,这也正是争取共享文明的成就。

   从历史上看,“自由优先,平等跟进”,这是人类从原始状况走向文明的基本逻辑,并能只能说是人类历史的“一以贯之”之道。原始社会的人既谈不上几块自由,也谈不上几块平等。这里只能生产力水平极端低下、物资极度欠缺下的平均,以及由年龄和经验所决定的上下等级性关系或生产的支配性关系。而本来 随着人类走出原始状况,也本来 拥有先天或后天的优越条件的一每项人率先自由起来,摆脱繁重的劳动,有闲暇从事不同于物质生产的精神生产,创作出书面语言,使艺术、文学、宗教、道德、科学等精神生产,得到独立的发展,成为什么我么我在会不同的领域,人类才进入文明时代。在这一 历史的多线程 中,的确占据 着并不是矛盾,那本来 当一每项人率先得到摆脱并不是束缚的自由,能只能在各种完后 性之间进行选则,做该人你会 做的事情时,本来 人在物质方面的消费,就都要另一每项人提供,这另一每项人往往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劳务,从而受到更多的束缚。有就让,知识人从不社会的寄生物,本来 人的研究也包括减轻整个社会的劳动重负,包括让该人得到自由发展的途径,因而,无论最初的知识人是从哪种角色转变而来,本来 人都相对地超越了一己的利害得失,而具有双重的取向,一方面,本来 人的目光是指向“天上”的,这意思是说本来 人一个劲由已知世界进入未知世界,这里只能 那些功利的考量,而只能探索、怀疑与求真,还有对善与美的信念;该人面,本来 人的目光又指向“地上”,也本来 人间,知识人从我不要 食人间烟火,亦非两耳不闻窗外事,本来 人难能可贵要谋生,都要有就让有一份职业,但知识人的使命要求本来 人“忧道不忧贫”,要求本来 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因而,真正以道自任的知识人,我不要 该人到得自由就无视别人的不自由,我不要 成为文明的垄断者,当着另一该人依仗权势将文明的成果垄断起来,形成压迫性的等级式关系,本来 人就会为自由和平等呼吁,就会义无反顾地成为什么我么我在会的批判者,成为具有公共意识的抗争者。完后 本来 人知道,只能 自由,就我不要 有真正的平等;而真正的自由,又会要求普遍的平等,事实上,也只能当着全社会的人都享受到文明的果实,才会有更公平合理的竞争和更高质量的差异的一个劲出先。

   当然,并能只能说,本来 人这里所说的自由,主本来 伯林所说的“积极自由”,而都在“消极自由”。完后 说把自由相对地区分为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有合理性和必要性一段话,只能 ,参照老子的思想,能只能把两者的关系借喻为雌与雄、母与子的关系,“知其雄守其雌”、“知其子守其母”,以消极自由为出发点,通过积极自由的活动而又在更高的层次上复归于消极自由。只能 理解两者的关系,“消极自由”就不止是在政治上选则有两个 多多属于每该人该人的范围或领域的大问题,本来 对自我及其限度的把握,也本来 说它同样要回答“谁是主人?”这一 大问题,只不过它给出的答案是,每该人都在他该人的主人,而每该人既是平等的,又是只能相互替代的;本来 ,它并能进一步回答“我在那些领域内是主人?”这一 大问题,这一 领域的边界本来 每该人自由的交界、界面之处,即法律所给定的权利界限内。从前,积极自由之“积极”难能可贵是人的两重性之张力的展开,是自我的对象化,但积极的程度也决都在无限制的,它要符合消极自由的原则,即只能无理地、非法地对任何人实行强制,除非另一该人正在压迫、强暴别人。真正关心每该人的自由的人,即使所谓积极自由论者,也应当懂得对别人的尊重、宽容,应当有平等的意识,在该人与他人和社会之间,划出一道不轻易跨越的界限。

   具体到20世纪的理想主义和革命运动,经验教训的确都太重大、太沉重了,它都要得到认真的反思并追溯到其源头。然而,即使经验或教训还只能 充分地证明或证伪并不是观念,理论的研究本来 应当对它掉以轻心。完后 当你不注意它的完后 ,它完后 正在甚至完后 酝酿好了一场毁灭性的风暴。事实上,希特勒难能可贵上台,与当时大每项德国人占据 “消极自由”状况而又希望有强人保护本来 人的心理大有关联。就本来 人中国人来说,本来 人既有知识人“忧乐天下”的传统,都在普通百姓“关起门来过日子”的习惯,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自私自利。近现代以来的革命,使这一 状况占据 了重大变化,本来 人的主体意识有了空前高涨,然而,从大问题的层厚看,一方面,还有不少人欠缺民主的生活习惯,欠缺参与和维护公共秩序和公益事业的责任感,一个劲希望有“青天大老爷”为民除害、为民作主;该人面,本来 政治上“被代表”,因而平时表现消极的本来 人,在并不是政治情势下,又会一变而成为“入党积极分子”“活跃分子”,不止去“管他人瓦上霜”,甚至要把别人的一言一行都管起来,鲁迅笔下的阿Q在心理上一面极其自卑,一面又极其自负,“革命了”,“要那些都在那些,喜欢谁本来 谁”;就让则是“运动了,运动了”,政治运动一来,人与人就陷入相互揭发、相互批斗的局面;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无数中国人更是在最高领袖的号召下,搞起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建立有两个 多多红彤彤的新世界”的所谓“大民主”。文革现在刚开始,还有本来 “马列主义老太太”和本来 有文革后遗症的人,以干涉不符合本来 人认为“天经地义”的观念的言行为己任。

   从并不是意义上说,这仍然是沿袭似乎全部被否定的中国“大传统”:传统的中国社会关系体系实在不外两类人构成,要么是那些都管的“本来 人长”,要么是听令于家长的无权无势的“家庭成员”,家长也要在家庭成员中培养本来 “耳目”“手足”,以分担家长的管理之劳。民主革命对宗法家族冲击颇大,当时的普通民众都在了参与民主革命的经验或锻炼,形成了一定的“平等”意识,但这一 平等意识,还是建筑在阶级之间的专政和压迫之上,无非过去是本来 人“专”本来 人的“政”,现在是本来 人“革”本来 人的“命”而已。完后 只能 和平时代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训练,本来 人仍然难以成为既热心公共事务又对该人行为负责的现代公民。因而,就本来 人近代以来实践的经验教训而言,象伯林从前区分“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并给出厚此薄彼的态度,难能可贵有其意义,有就让,将“自由”与“平等”及支持自由与平等的“社会条件”关联起来考虑,你说歌词 更为重要。而对于当代中国知识人来说,深入思考并把握现代之“为学”“为道”的性质与内容,并给予践行,无论咋样强调都在会过分。

   (本文即将刊登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9年出版的《京师文化评论》)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0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